新發現6個坑!探索三星堆遺址的“前世今生”

2021-03-18 14:00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户端
調整字體

  三星堆古遺址位於四川省廣漢市西北的鴨子河南岸,是迄今在我國西南地區發現的範圍最大、文化內涵最豐富的古蜀文化遺址。繼1986年我國在三星堆祭祀坑進行了第一次集中的考古工作後,時隔三十多年後,近日三星堆祭祀坑考古發掘工作重新啓動。

  三星堆新發現6個坑,考古發掘正在進行 

   

  總枱央視記者 褚爾嘉:在我右手邊方向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比較大的建築,實際上這個建築就是三星堆祭祀區的考古大棚。本輪針對三星堆的考古工作重新啓動後,新發現的6個祭祀坑全部在這個考古大棚之中。實際上三星堆考古屬於典型的田野考古。田野考古在我們的印象中就是在野外進行的、露天環境中風吹日曬的情況下進行的考古工作。然而本次的三星堆考古是主要集中在這樣一個環境相對較好的考古大棚中進行。

  考古大棚為三星堆發掘提供保障 

   

  總枱央視記者 褚爾嘉:本次考古的大棚為整個三星堆考古的發掘工作提供了非常好的便利條件。比如説像我所在的廣安地區,這兩天持續出現小雨天氣,這種小雨的天氣肯定會對室外考古工作造成一定的影響。然而目前這種室內的考古工作就不會受到天氣的影響,所以這一點來説還是非常貼心的。另外這個考古大棚的建立也可以説為我們三星堆考古發掘出來的遺址以及文物的第一次保護提供了非常好的條件,可以説對文保工作也是非常好的。

  本次考古發掘集中在三星堆古城西南部 

   

  總枱央視記者 褚爾嘉:本次我們的三星堆考古工作主要集中在整個三星堆古城的西南這個位置上,也就是在已經發現了三星堆南城牆的東北角的方向。考古工作者告訴我,目前我所在的位置集中了在1986年發現的1號坑和2號坑,以及我們本次考古發現的新的6個坑。可以説1號坑和2號坑在1986年的時候已經發現了非常多珍貴的文物,目前這些文物主要都擺放在鴨子河南岸的三星堆博物館中為大家進行展示。

  新發現的6個坑集中在1號、2號坑周邊 

   

  總枱央視記者 褚爾嘉:除此以外,我們可以看到這裏還有一張圖,這張圖中主要展示的就是這次三星堆祭祀區考古大棚的情況。圖中通過K1到K8這些數字,表現的就是1號到8號的祭祀坑。我們可以看到,K3到K8代表的是這次考古工作中發現了6個新的坑。在圖中我們發現一個特點,就是5號、6號和7號坑的位置靠得非常近。未來一段時間,三星堆的發掘考古工作會持續進行。

  三星堆考古的三次“偶然” 

  三星堆祭祀坑的發現,是偶然,也是必然。從上個世紀20年代末第一次發現三星堆文物,到1986年發現兩個赫赫有名的祭祀坑,再到這次最新發現的6個祭祀坑,都十分偶然。三次偶然,為我們開啓了通往3000多年前古蜀王國的大門。

  三星堆遺址被稱為20世紀人類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而它的發現,要追溯到90年前的一個巧合。1929年春季一個傍晚,村民燕道誠和兒子燕青保,在自家門口不遠處挖水溝,為農耕做準備。據記載,燕青保用鋤頭翻起泥土時,忽然被一件硬物震得手疼,刨開一看發現是塊玉石器。由此,敲開了塵封三千年的古蜀國大門。  

   

  1986年3月5日,三星堆遺址開啓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考古發掘。考古人員小心地發掘蛛絲馬跡,附近窯廠工人也在加緊取土燒磚。1986年7月18日,就在這天傍晚,磚廠工人的慣常的挖土動作,突然改變了考古發掘的節奏。因為工人取土時,挖出了幾件玉器,一號祭祀坑就此顯現。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隊領隊 雷雨:當時發現的時候是因為磚廠取土,取土燒磚這樣發現的,屬於一種搶救型發掘。

   

  時隔不到一個月,1986年8月14日傍晚,一件令所有人始料不及的事再次發生。磚廠工人在距離1號坑30米的地方挖土時,一個埋藏着文物的地點再次暴露出來,這就是2號祭祀坑。坑內堆積疊壓着大量遺物,有青銅頭像、立人像、大面具及大象門齒等。1986年,三星堆的兩個神祕大門,被意外的叩開。

   

  四川省考古研究院研究館員 趙殿增:神祕的歷史就是這些東西從來沒有見過,也從來沒有留下過文獻記載。所以到底是什麼、什麼時代都不知道。我們是根據兩個坑的地層和測定的年代,把它框定在3200年前到3300年前左右。

  三星堆考古的第三次偶然,則發生在2019年,恰好也是三星堆發現90週年。2019年12月2日,當考古人員不抱太大希望地在1、2號祭祀坑周圍小規模試掘時,再次意外找到一件綠色青銅器一角。當大家滿心疑惑,這件青銅器屬不屬於三星堆文化時,首任三星堆考古領隊陳德安下坑伸手一摸,憑藉深厚的經驗,斬釘截鐵地説:“是大口尊,沒問題!”。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隊領隊 雷雨:我們大家都不相信還有,試着挖吧,包括出銅器那一天我都覺得完全可能是宋代的銅器。後來陳老師一説是大口尊,我們必須得承認這還真有3號坑。

  1986年發掘的的1號坑和2號坑之間,僅約30米,本次最新發現的6個器物坑,就位於這30米之間。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隊領隊 雷雨:21世紀的頭10年我們做過兩次密集探測,但是遺憾的是因為2004年以後這兩個坑為了展示它,就做了這個平台,剛好把我們整個8個坑完全遮蓋住了,全部給它壓住了。僅僅一個坑的角落,就是3號坑的角落露出在外面。一方面我的運氣真好,剛好把這個角給找着了,於是就順藤摸瓜,這一批坑就出來了。不然的話又得等幾代人吧。

  三星伴月三千年,三星堆的神祕由來 

  提起三星堆,我們首先想到的是神祕的銅人頭像,其實不僅僅是出土的文物讓人浮想聯翩,“三星堆”這個名字,也極具神祕色彩。“三星堆”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呢?

  這處六七米高的土坡,貌不驚人,卻是赫赫有名的三星堆中的“堆”,已經在四川盆地西部的廣漢大地上,屹立了3000多年。堆,在四川人的口語中,有人工壘建的意思,三星堆可以理解為人工壘建的三座土台。這三個黃土堆,位於東經104.2度,北緯31度上。它的東北方,有一道形似彎月的殘破城牆,土堆和城牆隔着馬牧河相望。於是,當地人就給這個景觀起了“三星伴月”的雅稱。而“三星堆”這個名字,最早的出處已無從考證。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隊領隊 雷雨:在清代的嘉慶年間,廣漢的縣誌就記載了,當時廣漢叫漢州,漢州八景之一,其中一景就是三星伴月堆。證明在清代的嘉慶年間的時候,已經是有三個土堆在這了。

   

  現在的三星堆,早已失去了原來的面貌。受歷代人們生產活動的影響,三個黃土堆,目前只有最西邊的保存了下來,但也只剩下了半個。專家介紹,由於古籍文獻和地方誌,沒有記載壘建這三座土堆的原始含義,3000多年來,沒人知道這裏面封存着驚人的歷史信息。隨着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現在考古專家基本認為,它是3000多年前古蜀王國的遺存。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隊領隊 雷雨:根據我們的考古調查,我們推測它當時不是這樣的。當時最開始,它是一個條狀的一道城牆,很可能是晚期人類活動破壞,把它挖開了兩個缺口,就自然而然形成了三個孤堆。這個應該是三星堆土堆的來歷比較科學的解釋。

  殘存的半個土堆西南方,相隔僅約300米,便是震驚世人的三星堆“祭祀坑”。大立人銅像、大型青銅神樹、青銅縱目面具等文物,就在這兩個坑內發掘出土。而2019年最新發現的6個祭祀坑,也位於這裏。三個土堆和祭祀坑緊鄰,因此,有研究者曾認為,三個土堆可能是祭台,距離這麼近,便於祭祀完畢後將器物掩埋,但這一説法爭議頗大。三個土堆究竟有着怎樣的來歷和用途,也成了三星堆的謎團之一。

   

  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隊領隊 雷雨:現在根據這些年的考古發掘,我們已經明確發現了在三星堆的堆子以南,也就是城外,發現了非常寬大的壕溝。證明它要麼是城牆,就排除了它完全是為了修祭台而修這樣一種可能。

  就在這片土地,曾有一座巨大的古城,人口規模或以萬計,然而3000多年前,這座城又神祕的消失了。

  (來源:央視新聞客户端)

  【申通香港】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
分享到: 0

相關閲讀

文化社會

財經健康

旅遊青春